• <tr id='oz8qd'><strong id='oz8qd'></strong><small id='oz8qd'></small><button id='oz8qd'></button><li id='oz8qd'><noscript id='oz8qd'><big id='oz8qd'></big><dt id='oz8q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z8qd'><table id='oz8qd'><blockquote id='oz8qd'><tbody id='oz8q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z8qd'></u><kbd id='oz8qd'><kbd id='oz8qd'></kbd></kbd>
        <dl id='oz8qd'></dl>

      1. <fieldset id='oz8qd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ns id='oz8qd'></ins><acronym id='oz8qd'><em id='oz8qd'></em><td id='oz8qd'><div id='oz8q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z8qd'><big id='oz8qd'><big id='oz8qd'></big><legend id='oz8q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span id='oz8qd'></span>

          <i id='oz8qd'><div id='oz8qd'><ins id='oz8qd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oz8qd'><strong id='oz8qd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i id='oz8qd'></i>

            雲閱讀時代 高校師生閱讀習慣改變瞭嗎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苍井空av作品哪个最好_苍井空dvd毛片_苍井空soe422无码在线
              世界讀書日到來之際,高校師生作為主要的閱讀群體之一,他們的閱讀習慣改變瞭嗎,閱讀生活有沒有被疫情影響?
              “專業書每天都讀,課外書每周讀兩到三次。”中國人民大學考古專業研一學生馮逸帆告訴記者。盡管由於疫情,高校延遲開學,圖書館和高校書店也暫時無法開放,但是,記者在采訪中瞭解到,大學生們依然可以徜徉書海,查閱資料。他們如何閱讀?他們愛讀什麼?記者走訪瞭高校圖書館和書店、學生。
              高校圖書館:架設虛擬專用網 你買書我付錢
              所有書籍均可以延期歸還,不收取超期費用,這是高校圖書館應對疫情、提供閱讀服務所做的第一個努力。
              同時,幾乎所有的高校圖書館都架設瞭虛擬專用網絡,方便師生在傢中也能使用圖書館的電子圖書資源。記者在采訪中瞭解到,在東北大學、中國礦業大學、集美大學等不少高校,圖書館還通過官方微信平臺推送國內外免費開放的數據庫、電子圖書館、網站、App等電子資源,並制作發佈“高被引論文”快報,方便廣大師生便利地獲取科研學習資料。
              “這就是今年順利寫完畢業論文的秘密武器瞭,數據索引十分方便。”東北大學生物工程專業大四畢業生張怡靜告訴記者。
              而對於一些高校圖書館的館藏圖書,曾有這樣的評論:“學生愛看的借不到,不愛看的堆一堆。”但是疫情期間,不少高校圖書館得到瞭難得的數據調查機會。
              在東北大學圖書館,館員收集瞭各學院陸續報訂的教材書目400餘種,老師們需要什麼文獻資料,圖書館有的放矢地同供應商和出版社聯系,協商訂購。
              中國政法大學圖書館想到瞭“你買書,我付錢”的方式。該校同線上圖書機構對接,師生們想要閱讀哪些圖書,就可以登錄圖書館“匯采平臺”自行選購,通過線上審核之後,圖書就會快遞配送到師生的手中。中國政法大學大二學生張筱月就是這樣買到瞭心儀的《法律文明史研究》,“這本書定價58元,圖書館買單,算是圖書館的館藏圖書,等到開學之後還到借閱大廳就可以瞭。”張筱月告訴記者。
              高校書店:包郵所有教材 發佈學生薦書
              高校書店被稱為高校生活社區中的“第三空間”。疫情期間,書店閉店,但是他們也為高校師生閱讀做出瞭自己的努力。
             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第四銷售部主任、明德書店負責人律蘊哲告訴記者,疫情期間明德書店6個分店門店銷售數據為0,他們積極尋求線上為師生服務的途徑。今年3月,在北京市新聞出版局的統籌之下,他們加入瞭外賣送餐平臺,讓書籍這種精神食糧也可以隨時通過外賣小哥的雙手送到讀者手中,同時,為瞭服務線上開學,他們面向師生免費開放上百種數字教材,並為中國人民大學、北京科技大學等高校師生包郵快遞上課所需教材。
              中央民族大學團結書社同樣暫別線下。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總編輯、社長趙秀琴告訴記者,他們通過線上活動與建立微信社群,豐富師生的閱讀生活。疫情期間,團結書社註冊瞭微博、抖音、快手等新媒體平臺賬號,廣泛參與到“以讀攻毒”“遇見一傢書店”等話題之中。“我們還通過線上分享會的方式,實時交流互動,方便短時間之內更多的讀者參與學習交流。”趙秀琴說。
              在疫情最嚴重的湖北省,湖北省新華書店“倍閱高校校園書店”負責人王穎超告訴記者,他們采取瞭學生之間相互薦書的形式。“從學生中征集他們認為有意義、有價值、有幫助的圖書,通過電話采訪並制作視頻,以學生喜聞樂見的形式發佈。”王穎超說,“而且,精神的力量是無窮的,我們策劃‘逆行者說’的薦書活動,邀請沖在抗疫一線的各界人士分享抗疫經歷,推薦相關圖書,讓廣大讀者體會逆行者勇於奉獻的精神,感受他們的閱讀心路。”
              倍閱獅子山店還推出瞭有聲圖書,由講書人和讀者用十次課的時間共同讀完一本書,用聲音撫慰閱讀者的心靈。
              高校師生:閱讀習慣在變 不變的是愛讀書
              疫情讓雲閱讀占據瞭師生大部分閱讀空間,那麼,他們的閱讀習慣改變瞭嗎?
              馮逸帆認為,自己的習慣並沒有改變,“我讀專業書會做筆記,記下重要的內容和自己的想法,如果是實體書會直接寫在書上。另外我還會用一些App做筆記,同步之後可以在不同設備上查看,很方便。”
              她在疫情期間看完瞭伍爾夫的《一間隻屬於自己的房間》,感覺很受啟發。她身邊有的同學宿舍裡從來沒有實體書,隻看電子圖書,也有的同學喜歡實體書的踏實感。
              但是在她的講述中,“閱讀習慣”其實是悄然變化瞭的,比如高校師生中的大多數,做筆記已經選擇瞭“電子化”,因為可以隨時查閱。不變的是他們愛讀書、喜歡沉浸其中思考。
              律蘊哲用圖書的銷量回答這個問題,“疫情初期,圖書配送運輸不便,電子書很受追捧,目前,隨著交通運輸的逐步恢復,我們書店紙質書的銷售很快回到瞭平常水平”。他認為,目前多數人的閱讀習慣還是偏重於紙質圖書。
              當然,無論是電子書還是紙質書,愛讀書的人總能找到自己的土壤。
              有評論指出,電子書是“碎片化”的,隻有紙質書才是“沉靜永恒的”。然而趙秀琴認為,“開卷有益,無論是哪種方式,隻要讀書,長久地堅持下去,就會改變自己。今天我們更要練就利用碎片化時間‘深閱讀’能力。北宋歐陽修就曾說過讀書最佳處是‘枕上、廁上、馬上’,這就是充分利用零散時間。”